人民日报谈家长群变味

时间:2020-12-03 15:28 来源:嗨呦网 作者:小叮当

嗨呦网的小叮当今天给大家整理了一篇有关人民日报谈家长群变味的文章资讯阅读列表,更多人民日报谈家长群变味的详细内容,欢迎点击下方阅读列表,获取更多内容信息,爱上阅读就上嗨呦网。

http://www.mafengwo.cn/i/20506402.html

11月1日,有媒体曝光江苏一家长因不满老师要求家长批改作业、辅导功课,使得家长承担了老师本应负的责任和工作,发布视频大呼“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引发网友共鸣。而正在一周前,太原市教育局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做好中小学生减负工作的实施意见》,严禁要求家长批改作业、打扫教室卫生、点赞转发各类信息。

家长群、家庭作业成为家长的“不可承受之重”由来已久,上述热点事件被舆论场聚焦并引发关联解读,深刻反映出当前家校教育分工不均的问题,家校教育权责边界再一次被大众讨论。

舆情态势:讨论热度持续攀升,家校问题成痛点

据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监测数据显示,近一周以来家校问题持续成为舆论焦点。10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中国新闻网等微博账号发起话题讨论#太原严禁要求家长批改作业#,参与人数持续攀升。11月1日,江苏家长群事件进一步发酵,人民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众多媒体迅速跟进,话题热度再度高涨,舆论热度达到波峰。

截至11月2日下午13时,关于“太原严禁要求家长批改作业”与“退出家长群”话题共监测到相关网络信息15916条。其中,网媒信息2969条,纸媒信息80条,论坛贴文196条,微信公众号文章8656条,微博1687条,APP信息2328条。由@人民网主持的新浪微博话题#压垮成年人只要一个家长群#阅读量达到了5.6亿次,讨论量6万次;而#太原严禁要求家长批改作业#、#太原严禁要求家长投票转发各类信息#两个话题则共计达到了阅读量7393.3万次,讨论量6109次。

面对家长群潜移默化形成的“压力群”事件,约有57.41%的媒体和网民持中性立场,32.18%持正面立场,而10.41%的媒体和网民则对此抱负面态度。

舆情观点:家长群缘何成为多方心病?

媒体报道

信息化时代,本应是家校沟通桥梁的“家长群”,却悄然变味为“压力群”。11月2日,共青团中央微信账号发布文章《别让家长群变压力群》,认为家长群从方便老师和家长间的沟通转变为“夸夸群”,家长称赞、感恩,为大量家庭作业所累;老师也不堪其扰,“自从进了微信群,每天都是家长会”。为了避免家长与老师的双重苦恼,不少地方学校“自立规矩”,规定群内发布内容、沟通时间等。

“家长群”这一特殊的线上社区,该呈现何种对话生态?《人民日报》撰文总结,“家长群”中可能存在学生隐私泄露、家长指点学校工作、老师代表至高权威等多种生态。《新京报》文章则认为,家长群虽然小,也是一个小“江湖”,绝不能任其野蛮生长,必须订立相应的规则。“潜规则”如果没有明确,就难保会有人“乘虚而入”。澎湃新闻微信公众号发文表示,家长群可以说是近年来的新闻富矿。家长和教师的冲突,家长和家长的冲突,群内现象与公共价值的冲突,不时成为舆论谈资。

这些“茶壶里的风波”,不断刷新公众对家长群的认知,也不断伤害和撕裂着家校关系。澎湃新闻微信公众号认为,在异化的家长群中,老师把很多属于自己的责任转嫁给了家长,让家长不堪重负,也往往会反噬老师群体。一个安静、清爽的家长群,对家长来说是福音;对老师来说,也少了很多不必要的干扰和负担。

建立合理的家校关系,厘清两者的责任边界,才是解决家校问题的关键所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评论员龚万鹏认为,杜绝“家长作业”,给广大家长减负,这绝不是否定家庭参与教育的意义,而是回归教育内在规律的纠偏之举。毕竟,“家长作业”已背离了教育的本义。教育孩子,各司其职是关键,只有明晰家校责任,才能真正给家长减负。

相比起具体的减负措施,摒弃唯成绩是举的教育观念无疑更加重要。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赵志疆撰文表示,“只有深入改革以升学率为核心的教育评价体系,才能为学校减压、为老师减负,让孩子开心、让家长放心。当然,这是一项庞大而系统的工程,绝非一时一地之功,更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

网民发声

针对江苏该家长发布退群视频现象,网民评价不一。知乎网友“白非非白”留言:“除此之外,你还可以联系其他家长统一商量,大家坐下来谈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这样退出了事,我担心您的小孩会受到有意无意的孤立。”而“Jack Wang”的答案则受到了30个赞同:“这个家长真的很勇敢,也很睿智。这样攀比来攀比去,老师、孩子和家长压力都大,还是应该减负,这个才是根本。”

微信群内传播大量“家长作业”和“同辈压力”,这一现状引发众多家长共鸣。@人民网在微博发起投票:“作为家长,你现在最苦恼的是?”4499位网友选择“要求批改作业”,“家庭手工作业、各种活动投票”选项则分别以3176和2037票并列其后。评论点赞数第一的网友@杨家大洁ang留言:“虽然我不是家长,但我想问为什么没有全选。”知乎网友“刺桐红”则表示:“在家庭教育上,我们不折腾孩子,我们折腾家长。家长好好学习,孩子天天向上。”

也有部分网民认为,承担家庭教育是家长的职责义务之一。@中国新闻周刊发起的微博投票“孩子作业需要家长批改吗?”中,仍有1065人选择“需要,有助于了解孩子情况”,约占投票人数的16.25%。知乎网友“想吃不辣的水煮鱼”留言:“家长辅导应该是家庭教育的可选项,不应该是学校强制要求下的必选项。”

也有不少网民认为,在呼唤“家长群”回归本质同时,也应给教师“松绑”。网友@熊啦a猫留言表示:“其实很多老师也不希望有家长群吧,也不想半夜还在回复家长们的信息。只是时代不一样了,有些沟通方式应运而生,压力随之而来,而压力也不是单方面的。”网友@李小猫de坦率直言:“难道老师不讨厌在群里催投票吗?老师也觉得很头疼。”

有声音表示,应合理明确社会分工,家长教师各司其职。知乎网友“胭脂泪”评论:“家长知识水平不一,就算是高学历,也不见得就懂得教法,懂得孩子身心发展特点,懂得儿童心理。”网友“青葭”表示:“当代父母与老师之间更容易产生不信任,但沟通的意愿空前强烈。教育不是纯托管关系,而是共同承担起教育的责任。”

此外,还有部分网民认为更应借此反思教育现状。网友@小马过河SNS评论道:“只要有高考、考研这种具有强竞争性、高选拔性、高区分度的考试在,永远不会轻松的。”知乎网友“曹多鱼”分析:“素质教育中育儿成本不断提升,背后站着的是数以千亿级别的教育产业及就业岗位。如果我们总是要求学校不断提高其他隐形方面的要求,那么再多的减负都是针对学生和家长的另一种加负。”

舆情反思:家校教育分工责权应明晰

各部门出台规定举措、家长不堪压力纷扰、教师无奈吐露心声……梳理过往公开报道发现,关于家校教育分工的话题,早已不是第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在剧场效应中,一个人站起来,其他人视线受阻,也不得不站起来甚至站在椅子上。带着对孩子成长成才的关心和教育资源竞争的焦虑,家长群中的“剧场效应”也体现得淋漓尽致。批改作业、打扫卫生、转发投票……当看似和蔼宽容的“弹性选择”变成情感裹挟下的“必然负担”,压力也就纷至沓来。

而此次太原《实施意见》的推出,无疑是政策层面的良好尝试。“家长作业”虽禁,家庭教育不止;教学任务回归,传道受业不止。对于孩童而言,原生家庭陪伴和学校社会化过程缺一不可。系列“减负”新规的推出,有助于给学生喘息,给家长松绑,让学校教育回归本义;但仍需厘清家校权责边界,重塑有效沟通机制,推动教育管理机制改革,使家校关系回归正轨。(作者:费凡 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见习舆情分析师)

(责编:袁勃、李娅琦)
对不起,没有找到相关内容!请更换关键词搜索,或刷新本页重试。

© 2019-2022 嗨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60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