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

时间:2021-01-22 14:05 来源:嗨呦网 作者:小叮当

第四十四章

 另一边段国琳家,拿下了秦霄贤的官位,段国琳不知道有多开心,陈文兴倒是没那么开心,一直琢磨着最后一项该怎么办,段国琳怕是得意过头了,拍着他的肩,说道:“这事先不想,再过不到半月就过年了,这么好的事,先过个好年再说。”

陈文兴撇了他一眼,真是该急的时候不急,不该急的时候瞎急。

秦霄贤被抬回了德云社,但依旧是闷闷不乐的,大家伙是轮番陪他玩,变着法儿的哄他开心,可愣是一点笑模样没见他露过,大家都知道那个小男孩的死,对他来说打击太大,经常有人半夜听到秦霄贤的院子里传来哭声,和一声一声颤抖的“对不起”,他总是每天呆坐在某个地方,问着别人他是不是该去找那个小男孩赔罪,大家都怕他做傻事儿,是看得严严实实的,一刻不敢松懈。

郭德纲也听说了这件事,告诉徒弟们,谁也别去劝他放宽心,你们不知道他所承受的痛苦,劝他放下对他来说,不过就是在说风凉话,走出来,只能靠他自己,走不出来,那也是他的命。

郭麒麟也是天天担心他,担心的睡不着,既然劝他不好使,那就想办法逗他开心,近来也快过年了,趁着这个机会,办的热闹些,一来让秦霄贤开心些,二来这半年出了这么多事,德云社这么压抑,大家伙也一块高兴高兴。 

德云社虽说近日出了这么多大事,但总归也还是有好事的,第一就是秦霄贤终于回家了,第二就是周九良昏迷了近半个多月,总算醒来了。

德云社六年没过过团圆年了,这个年是注定热闹了,不过还是有几个遗憾,德云社风波不解,女眷和孩子们都不能回来,还有就是霄门的兄弟们不得已归入了段国琳名下,也不能回来,九门还未回归,九门弟子也是不便过来,另外就是在外寻药的朱云峰曹鹤阳也回不来。

不过这都不要紧,鹤门回归,秦霄贤也回来了,虽说九门还不能算是回归,但差不多也是这个意思了,反正他九门路子野,段国琳拿他没招。

张云雷,郭麒麟忙活着安排置办年货,而杨九郎就带着他的九门给俩人做苦力。

原本腊月初七是张云雷的生日,近来出了这么多事,没有给他好好庆祝,师父下令了,这次这个年必须热热闹闹的,也当给张云雷补一个生日。

北京人办年货说不上复杂,什么猪羊牛鸡鸭的也就差不多了,可德云社是个天南地北的兄弟聚集起的大家庭,哪的人都有,所以得办齐全,就算是个小徒弟,也不能差了。

张云雷有意让郭麒麟锻炼锻炼打理德云社,所以都全权交给他负责,并且警告杨九郎除了苦力帮忙,其他的让他自己安排,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办年货,贴春联,贴门神,腊月二十三,糖瓜祭灶,杀鸡宰羊,蒸年糕等等,大大小小的事,郭麒麟都安排的井井有条,一点没让杨九郎帮忙。

张云雷这时也突然感觉到,他这个大外甥真的成长了这么多,现在不止从孟鹤堂手里接下了鹤门的生意,怕是过几天就能从他手里接下德云社的管理了,一度让两人觉得自己是可以放假了。

除夕当天的晚上,院子里摆了近三十张席,早年间至少得近百席才坐得下,而如今也只剩下了三十多席,光是德云社和鹤门的兄弟,一张席围坐着六个人,郭麒麟说这样安排叫六六大顺。

正厅中大圆桌坐着郭德纲,于谦,郭麒麟,张云雷,杨九郎,孟鹤堂,周九良,秦霄贤,陶阳,张九龄,王九龙,岳云鹏,栾云平,和鼻子上贴着纱布的孔云龙。

徒弟们一一进来向师父敬茶拜年,讨红包,郭德纲惨白的脸上,终于露出打心眼里的笑。

郭德纲一个一个看了一下面前围坐的孩子们,他愈见成熟的大儿子,明显消瘦的张云雷,脸上还带伤的杨九郎,眼睛缠着纱布的孟鹤堂,脸色惨白的周九良,无精打采的秦霄贤,许久未见的九龄九龙,还有一直守在他身边的孩子们,大家都吃了不少苦,但好在,都还在。

郭德纲一圈看下去,最后看到孔云龙鼻子上的纱布,愣了一下,上回见还是腿呢,这回就成鼻子了,郭德纲笑着打趣他:“这每年啊,孔云龙不带点伤,咱这年都不好过。”

大家纷纷笑着,孔云龙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小席子的徒弟们,都是老家离得近得坐一起,菜品也按他们老家习俗来安排的,大家伙也是一边吃着自己桌上的,一边串着桌吃别人桌上的,就该这样,大家伙儿热热闹闹的,才像个过年的样子。

郭德纲那桌,不是地道的天津人,就是地道的北京人,要不就是在北京长大,所以饭桌上不是天津菜就是北京菜,当然还多了几样给郭德纲补身子的药膳,和按惯例给秦霄贤补血的猪肝,乌鸡汤,另外又加了一个孟鹤堂这个东北人钦点的猪肉炖粉条。

大家伙笑着,吃着,聊着,周九良负责起了给孟鹤堂夹菜,孟鹤堂看不见,周九良就给他依次报菜名,然后他家先生想吃什么,再给他夹碗里,当然,那些离得远的菜,周九良懒得去够,所以就当他们不存在似的,也没跟孟鹤堂说,反正他也看不见,一圈菜名听下来,就是没有自己钦点的猪肉炖粉条,孟鹤堂皱了皱眉,难不成大林给忘了?

而张云雷和杨九郎就真是反了天了,张云雷要吃个辣的,杨九郎一筷子给他抢过来,张云雷要吃个油腻的,杨九郎又是一筷子给他抢过来,同着师父的面,张云雷也不好发火,直到杨九郎把师父的药膳和秦霄贤的猪肝给他夹了满满一碗,张云雷是再也忍不了了,一筷子拍桌子上,俩人又吵起来了。

而张九龄,王九龙这小哥俩,说和谐也不和谐,一个说这个好吃给对方夹了一筷子让他尝尝,一个说另一个更好吃给对方夹了一筷子让他尝尝,说着说着就要吵,眼瞅着要吵起来了吧,又不吵了,然后又得从头再来一遍,看那架势,也就差不多就是一场辩论赛了吧。

郭麒麟看看这一对,看看那一对,越看越没胃口,自己孤家寡人一个,也没人疼,心里正暗暗不爽,看了一眼一旁只顾着吃的陶阳,凶巴巴的说道:“诶!你给我夹个菜!我要吃那个排骨!”

“我给你夹坨屎,你吃屎吧!”陶阳冷冷的说道,这话一出,郭麒麟是彻底没胃口了,脑补出画面,还差点没给吐了。

饭吃完就是变着法的吃饺子了,各种肉的,各种素的,什么煮的,煎的,蒸的,烤的,炸的,虽然是比不上饺子宴的一百多种花样,那看上去也是够场面。

郭麒麟吩咐的,还特地往个别饺子里包了大洋,德云社财迷多,足足包进去两百多个大洋,大家伙不约而同的哄孟鹤堂这个瞎眼的财迷 奸商,明眼能看出来包了钱的饺子,都往孟鹤堂碗里夹,吃出来钱的都悄悄放他碗里,一顿饺子宴下来,孟鹤堂总共吃了不到十个饺子,倒是赚了三四十块钱,也是把他高兴坏了。

年夜饭吃到了凌晨才结束,郭德纲身子还虚,就回去睡觉了,大家也都各自休息去了,剩下几个闲不住的,比如杨九郎和郭麒麟,拽着一群人要偷偷去南院放炮仗。

“为什么非来南院放?北院不也没人吗?”南院原来住的九门,所以杨九郎异常的不爽。

“这还都是我家院子呢,再说了谁让你们南院是后院啊。”郭麒麟说道,又朝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看向老秦,小声的跟他说:“咱不也想着逗老秦开心吗,万一把霄门的北院烧了,老秦得多难过啊?”

“你把我南院烧了我就不难过了是吧!”杨九郎不可思议的瞪着眼睛看着他,还威胁道:“我们九门四个人都在这呢,你给我注意着点。”

郭麒麟看了一眼,周九良,张九龄,王九龙,一个他都打不过,只好笑着赔罪:“我错了,我错了,就当我借你们南院使一下。”

最后不止来了南院放炮,他们还特地来的杨九郎的南一院里放,杨九郎摆好几捆炮仗,摸了摸口袋,愣了一下,扭头贱兮兮的笑着的朝张云雷伸了个手:“辫儿,借个火呗。”

张云雷本来就是被硬拉过来的,正不爽,瞪了他一眼,吐出一口烟雾,没好气的把烟杆扔给他,杨九郎接过烟杆,用烟锅里烧着的烟草,点燃那几捆炮仗的炮捻,然后怂的一批,抱着头躲开。

一个个炮仗窜上天,“嘭”的一声炸开,火花像花朵一样绽放开,底下的人被五颜六色的烟花照的五光十色的,大家都很开心,孟鹤堂虽然只能听到声音,也跟着乐,秦霄贤脸上也终于见了笑意。

这么浪漫的场面,杨九郎看了一眼身边抬着头,认真欣赏烟花的张云雷,悄悄伸了个手,搂住他的肩。

张云雷感觉到肩膀一重,立刻拉下了脸,冷冷的看向杨九郎,正要一巴掌呼过去,杨九郎突然握住他的手腕,一脸惊恐的看着天:“坏了!”

张云雷以为他在找借口,只见其他人也都纷纷面露恐慌,张云雷一脸不解的看向天,只见烟花落下的火花,都落在了郭德纲的屋顶。

紧接着一阵浓烟从郭德纲的院子里徐徐升起。

“完了!完了!”郭麒麟拍着手喊了一声,慌忙朝郭德纲的院子跑,大家伙也纷纷赶过去,刚跑到郭德纲的院子门口,就看到徒弟们端着脸盆,水盆进进出出。

原来烟花落下的火花,点燃了院子里的灯笼,和枯树,幸好发现的早,差一点着了火。

这个年过得差点没成丧事,最后郭德纲院子的墙角,举着花瓶站了一排,一个人都没跑。

身体不好的张云雷,秦霄贤和受了伤的周九良,孟鹤堂一人半个时辰,跟着凑热闹的张九龄,王九龙和陶阳一人半个时辰,而身体康健的两个始作俑者郭麒麟,杨九郎,不到天亮不许走。

“大冬天的,没个四五个时辰天亮不了。”杨九郎可能是罚习惯了,还在说风凉话。

“你还说!谁提议的放炮!”郭麒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谁提议的去南院放的?”

“你不说放炮我能说去南院吗?”

“你不说去南院不就没这事了吗?”

俩人吵着推卸责任,一旁的其他无辜的受害者倒是越听越气,半个时辰到了,受害者们纷纷放下花瓶,活动着筋骨,冷笑着走近郭麒麟,杨九郎。

“你们干什么?”郭麒麟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们。

“诶!这可同着师父的院子,你们不能这样!”杨九郎也怕了。

最后,郭德纲站在窗口,听着院子里传来的一声声惨叫,宠溺又无奈的笑了笑。

嗨呦网的小叮当今天给大家整理了一篇有关德云社的文章资讯阅读列表,更多德云社的详细内容,欢迎点击下方阅读列表,获取更多内容信息,爱上阅读就上嗨呦网。

[搬文]德云社 - 哔哩哔哩

2021-01-22 14:05 [搬文]德云社-哔哩哔哩九门的人都吃香的喝辣的去了,就连扫地的大爷都分着两块大洋,唯独这个最大的功臣杨九郎拿着那可怜巴巴的一

[搬文]德云社 - 哔哩哔哩

2021-01-22 14:05 [搬文]德云社-哔哩哔哩1秦霄贤被抬回了德云社,但依旧是闷闷不乐的,大家伙是轮番陪他玩,变着法儿的哄他开心

[搬文]德云社 - 哔哩哔哩

2021-01-22 14:05 [搬文]德云社-哔哩哔哩当年各大帮派明争暗斗,有人肆意陷害德云社,当时杨九郎不知第几次跟张云雷诉说心意,

德云社相声专辑 - 娱乐 - 高清正版视频在线观看 - 爱奇艺

2021-01-22 14:05 德云社相声专辑 - 娱乐 - 高清正版视频在线观看 - 爱奇艺1德云社相声专辑热度127 前往娱乐热度风云

我与德云社 - 哔哩哔哩

2021-01-22 14:05 我与德云社-哔哩哔哩2今天没更文,跟大家聊一聊我跟德云社的缘分 我是19年份左右吧,被小姐妹种草的

【搬文】德云社 - 哔哩哔哩

2021-01-22 14:05 【搬文】德云社-哔哩哔哩1清末民初,北京一大帮派德云社遭另一大帮派陷害,使军阀记恨,二弟子张云雷回天津老家

[搬文]德云社 - 哔哩哔哩

2021-01-22 14:05 [搬文]德云社-哔哩哔哩1那肯定会是死路一条,张云雷深深的皱起眉头,他不能这么眼看着杨九郎去死,可他又什么都做不了,陈文兴有

[搬文]德云社 - 哔哩哔哩

2021-01-22 14:05 [搬文]德云社-哔哩哔哩2而且自此之后张云雷就离开了德云社,大家又告诉他是因为他腿废了,心灰意冷想要金盆洗

© 2019-2022 嗨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6050号-1